好句子大全 > 散文精选 > 爱情散文 > 白加黑的爱情

白加黑的爱情

作者: 刘云燕爱情散文

同事小白有着凝雪般的肌肤,光滑,柔润,散发着美丽的光泽。用小白的话说:“这叫一白遮百丑。”她的男友阿黑,则是一副黝黑的小麦色,似乎像是刚刚从波罗的海旅行归来,闪着健康的光泽。

小白与阿黑因为都喜欢旅行,自然而然地相恋。八卦起他们的爱情,有趣的事还真不少。阿黑每天早晨都会准时给小白发问候短信,这早已约定俗成。阿黑是个惜字如金的人,从来不会多说一个字,时常还有些ice-man的高傲。有一次,小白提出了严重的不满:“你看,每天都是宝贝早安四个字,超过四个字,都不是你的风格。”第二天,阿黑发过来依然是这四个字,小白又抗议。阿黑说:“你看仔细了,那后面还有一个感叹号,符号是算字的。”小白苦笑,果然是理工男。

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时常是小白叽叽喳喳地说,而阿黑默默地听,或者根本不听,在一旁做着自己的事。有时候,小白就会突然停下来,看一眼阿黑,然后委屈地问:“黑哥,你是不是感觉我很烦,很啰嗦?”阿黑抬起头,看一眼小白,然后肯定地点点头,说:“是很烦。”小白委屈得都想哭了,这时节,阿黑会悠悠地来一句:“不过,我喜欢你的啰嗦。有时候还挺温暖,尤其是出差的时候。”

说到阿黑的出差,那是家常便饭。小白就如孩子般反复叮嘱阿黑,到了宾馆就安安心心地住下,不允许乱接骚扰电话。到了宾馆,阿黑给小白打电话报了平安。刚挂了手机,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起,只听见一个小姑娘嗲嗲的声音:“想问先生,需要服务吗?”阿黑听出了小白的声音,忍住肚皮里的狂笑,不动声色地说:“迫切需要。不过,你需要先预定机票才行啊。”小白见露了陷,依然不满地说:“告诉你了,不许乱接电话,你早把我的嘱咐给忘了。革命同志意志太不坚定了!”

于是,阿黑谈完业务,就赶紧坐第一班飞机飞回去。同事好奇地问:“既然来了这座美丽的旅游城市,再玩一天多好?”阿黑头也不回地说:“我家有只猫,没人管。”每每说来,小白都愤愤不平,自己比猫漂亮多了。最多是只馋猫、懒猫罢了。

阿黑是公司一个部门的负责人,而小白则是普通的打工仔。有时候,小白工作中受到了委屈,就大喊着:“不干了!”阿黑就很仗义地说:“就是,不干了,大不了我们讨饭去。”小白就乐了,“讨饭还能沿途看风景呢。”小白喜欢写作,每每收到了二三十的稿费单,也会在阿黑面前好好地炫耀一下,说:“以后跟姐混吧,讨饭路上也有肉吃。”直到阿黑连声说:“嗯,跟姐混了。”这才罢休。

有时候,小白看到身边的美女,要气质有气质,要身材有身材,就难免自惭形秽。然后就眼巴巴地问阿黑,“黑哥,真奇怪,昨天那个美女一直和你搭讪,你怎么没有爱上她?”阿黑难得甜蜜蜜地说:“我不喜欢美女,我只喜欢你。”小白就乐得屁颠颠的,仿佛自己已经在气质上、容貌上都完胜美女一般。

小白和阿黑有很多很多的梦想。小白喜欢写作,阿黑擅长摄影,他们梦想着将来能出一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文集。他们梦想着将来有一处小小的院落,种上各种各样漂亮的花,能够吃到各种各样新鲜的果子和蔬菜。他们还期待着一起走村串寨,浪迹天涯。甚至到年老了,在桔色的夕阳中,他们能一起敲响拐杖,将阳光敲打成碎金的模样。

那一天,他们说到将来孩子的肤色。阿黑就问小白:“会是白色,还是黑色呢?”小白嘴角翘翘地说:“应该是奶油巧克力的颜色吧。就像白色的方糖加入咖啡,柔和在一起,才能散发出股股悠香。”阿黑说:“傻丫头,女孩肤色就随你,男孩肤色就随我,不要调和。”小白浅浅地笑。

白加黑的爱情,其实与肤色无关。